<rt id="macwo"><center id="macwo"></center></rt><acronym id="macwo"></acronym>
<acronym id="macwo"><center id="macwo"></center></acronym>
<sup id="macwo"></sup>
<rt id="macwo"><small id="macwo"></small></rt><rt id="macwo"><optgroup id="macwo"></optgroup></rt>
<rt id="macwo"><optgroup id="macwo"></optgroup></rt>
<acronym id="macwo"><small id="macwo"></small></acronym>
<acronym id="macwo"><optgroup id="macwo"></optgroup></acronym>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數十萬粉的泰劇公眾號到底歸誰?從業者該細讀這個案例

2019年10月17日 07:17 來源:錢江晚報 參與互動 

  數十萬粉的泰劇公眾號值多少錢?到底歸誰?

  創辦者和運營公司打起了官司

  微信公眾號的官司越來越多

  相關從業者該細讀這個案例

  本報首席記者 肖菁 通訊員 經開法

  因為瘋狂的編劇、養眼的男女和絕大多數happy ending(美好的結局),近年來不少年輕人被泰劇圈粉。

  1990年出生的石林(化名)癡迷其中,2013年做了個微信公眾號,核心內容就是泰劇。

  后來,石林遇到跟他一樣迷戀泰劇的人,大家組了個公司,他開始專職運營微信號了……當一切似乎都朝著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劇情和泰劇一樣急轉直下。

  前兩天,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剛剛審理并判決了公司告石林的案子。有關微信公眾號的權屬和轉移,在法律上是一個很新的話題。

  從個人愛好到公司運營主管,微信公眾號粉絲達到數十萬

  石林是2013年開始做這個有關泰劇的微信公眾號的,大多數內容都是各種追劇,還有一些泰國文化,一開始微信號平平淡淡。

  2015年,他遇見有共同愛好的人,成立公司,石林成為股東,并且擔任運營主管。

  這是一家小公司,沒有太大的投入,大家也是基于對泰劇的共同愛好以及對互聯網創業的一些美好想象走到一起。

  大約到2017年的時候,這個公眾號終于有了起色,逐步積累了數十萬的粉絲,廣告也漸漸上門了。

  根據后來打官司提供的證據,從2017年9月開始,石林和公司頻頻簽訂協議。

  辭職后他獨攬操作權限,還刪除了部分文章和廣告

  2017年9月,石林與公司簽訂《確認協議》,約定這個公眾號所有權歸公司,而且用上了“包括但不限于”這個合同上的兜底術語,意思是包括這些還包括現在沒想到,以后如果有也要算進去,意為窮盡。協議中說的是“包括但不限于使用權、收益權等所有權益”,強調這個公眾號的所有權等“所有權益”都歸公司。

  協議中另外一些條款約定的是石林要配合公司經營這個公眾號。

  2017年9月11日,雙方又簽訂了一份《確認協議》。

  上一份協議約定的是這個泰劇公眾號的所有權和收益權都歸公司,而這一份協議直接約定石林將公眾號的所有權、使用權、收益權等所有權益轉給公司。盡管還是由石林和公司共同運營。

  到2018年1月,石林參與公司會議,會議討論主題是要把公眾號賬號遷移至公司的微信賬號,也就是說要從個人號遷移到公司號。

  這一系列協議的背后,其實是,當公眾號熱起來的時候,石林和公司已經矛盾頻頻了。

  微信公眾號的遷移最后沒有做。在會議之后數月,石林辭職。

  當初公眾號是由石林和另外兩個公司員工一起運營的,這時候石林直接把另外兩人“踢出”,然后就部分文章、廣告進行了刪除操作。

  也就是說,公司再無操作權限。

  這個微信公眾號價值百萬?協議成為法庭裁判的主要依據

  公司因此告了石林。

  承辦法官說,微信公眾號是個新事物,它不同于普通的公司產品,無論是它的性質還是背后的利益都很難有明確界定,比如這個泰劇號,公司方面說至少價值百萬,而石林本人說,最多也就值個一二十萬元。在法律上也沒有明確的規定可循。所以,最后的判決主要依據還是雙方之前簽訂的“協議”,根據合同的自愿締結、意思真實和其后產生的約束力。

  最后,法院一審判決,根據石林和公司當初的協議約定,首先,石林要將微信公眾號遷移到公司微信號;在完成遷移之前,石林未經公司同意不得對公眾號進行遷移、移除粉絲、發布文章、刪除文章、移除公眾號運營者等操作。

  這個公眾號的歸屬法院是這樣判決的,那么類似淘寶店鋪等轉讓和歸屬問題都在法律上值得探討。

  有法律界人士傾向于,微信公眾號、網店等的性質既不是實體,也不是虛擬財產,而是屬于互聯網公司提供的一項服務,從而互聯網平臺與網店以及公眾號運營者形成一種權利義務關系,包括了債權債務關系。而實際運營者的轉讓,其實也不僅僅是基于虛擬財產的債權轉讓,而是將這種“與互聯網平臺間的權力義務的概括”的轉移。

  如果從這個角度理解,那么單單兩個經營者之間轉讓的效力也是值得探討的,而應該征得互聯網平臺的承認,這也是當年淘寶對網店私下在個人間的轉讓不認可的法律緣由。

  這個時候,也許我們也只能感慨一句,科技引領著我們的生活跑得太快了,法律有一定的滯后性,需要大家不斷去厘清和判定。

【編輯:房家梁】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库尔勒| 德阳| 郴州| 东莞| 巢湖| 文山| 莱州| 神木| 绥化| 嘉峪关| 温岭| 眉山| 晋中| 黑龙江哈尔滨| 基隆| 吐鲁番| 泸州| 灌云| 揭阳| 崇左| 佳木斯| 鞍山| 玉环| 广汉| 四川成都| 达州| 平凉| 红河| 瑞安| 海拉尔| 南京| 五家渠| 舟山| 肥城| 平顶山| 仁怀| 佛山| 随州| 苍南| 桐城| 大连| 呼伦贝尔| 林芝| 许昌| 齐齐哈尔| 钦州| 鹤岗| 温岭| 台山| 六盘水| 寿光| 石河子| 曲靖| 黑龙江哈尔滨| 潜江| 亳州| 芜湖| 黔西南| 义乌| 铜川| 衡阳| 漳州| 宁国| 宁国| 兴化| 天长| 扬中| 鹤壁| 扬中| 鹤岗| 景德镇| 酒泉| 蚌埠| 贵港| 商丘| 长葛| 东方| 贵州贵阳| 昌吉| 厦门| 台北| 邢台| 海北| 阿里| 兴安盟| 偃师| 章丘| 红河| 辽源| 平潭| 乐山| 枣阳| 博罗| 包头| 瑞安| 绍兴| 单县| 齐齐哈尔| 伊春| 茂名| 大兴安岭| 台中| 海宁| 东海| 台湾台湾| 金华| 日喀则| 甘孜| 株洲| 桐乡| 滕州| 宁德| 克拉玛依| 凉山| 安岳| 江苏苏州| 琼中| 六盘水| 溧阳| 南阳| 荣成| 临海| 佛山| 嘉峪关| 乐清| 兴安盟| 果洛| 晋中| 丹东| 单县| 兴化| 台州| 齐齐哈尔| 北海| 株洲| 资阳| 扬州| 汕尾| 台山| 秦皇岛| 内江| 晋城| 博尔塔拉| 阳泉| 昭通| 宜都| 延安| 宜都| 神农架| 承德| 滕州| 乳山| 章丘| 汕头| 马鞍山| 甘孜| 南充| 象山| 商洛| 宜昌| 章丘| 大同| 唐山| 来宾| 项城| 玉树| 香港香港| 山西太原| 张北| 苍南| 泰州| 云南昆明| 定州| 宿迁| 防城港| 巢湖| 泰州| 鹰潭| 日喀则| 山东青岛| 威海| 遂宁| 辽宁沈阳| 宜都| 武安| 馆陶| 安阳| 资阳| 鄂州| 庆阳| 东方| 安徽合肥| 南平| 汉中| 临沧| 惠东| 辽阳| 自贡| 楚雄| 河南郑州| 吉林长春| 南京| 武威| 嘉峪关| 吴忠| 乌海| 马鞍山| 舟山| 兴安盟| 香港香港| 吐鲁番| 昌都| 临夏| 呼伦贝尔| 馆陶| 宁波| 唐山| 安岳| 靖江| 三亚| 池州| 阳江| 朔州| 威海| 正定| 五家渠| 廊坊| 瓦房店| 广西南宁| 鞍山| 咸宁| 惠州| 嘉兴| 阿坝| 广饶| 象山| 克孜勒苏| 中卫| 台中| 百色| 和田| 海安| 杞县| 吉林| 阿克苏| 扬州| 锡林郭勒| 瑞安| 巴彦淖尔市| 晋江| 库尔勒| 宁波| 三沙| 四平| 怀化| 葫芦岛| 天水| 鞍山| 黄冈| 乐清| 鄂尔多斯| 乌海| 吉安| 许昌| 河南郑州| 茂名| 自贡| 昭通| 锦州| 十堰| 禹州| 泰安| 吉林长春| 韶关| 玉溪| 泰安| 喀什| 巢湖| 潮州| 安吉| 象山| 惠东| 商洛| 黑龙江哈尔滨| 白银| 东莞| 喀什| 庄河| 平潭| 宿州| 江门| 滕州| 河南郑州| 临汾| 潍坊| 钦州| 景德镇| 保定| 邵阳| 黔南|